韩式1.5分彩 > 花草 >

不爱红妆爱绿装 这位80后专为路边花草理发

  每天早上8时,37岁的赵伟伟就会准时出现在主干道边的绿化带旁。手持大剪刀,弯着腰,对路边绿植进行修剪。圆球型、弧型、平面型……道路两侧的龙柏、冬青、石楠、女贞等各种绿植,都在这名为数不多的女绿化工的巧手下,变成多种多样的精美造型。上合峰会即将到来,赵伟伟最近更是在加班加点地打理着道路沿线的绿植,为了让岛城更加靓丽,迎接远方客人的到来。

  6月2日上午10时,在环湾路东侧,一名身穿绿色环卫工作服的年轻女子正手持大剪刀,修剪着路边的冬青。她就是市北绿化二公司的绿化工赵伟伟,是该公司仅有的两名女性绿化工之一。这个瘦瘦的笑起来有点腼腆的女人,干起活来却毫不含糊,干脆利索。咔嚓咔嚓,伴随着清脆的剪刀声,参差不齐的冬青很快就变得平整有型起来。

  每隔一米,冬青丛中还有一株高出来的冬青。赵伟伟不停反转着剪刀,前前后后仔细修剪着,一会儿工夫,这株冬青就在赵伟伟的巧手之下变成了圆球形状。修剪完一段路的冬青,赵伟伟并没有停下来休息,还要将修剪下来的枝叶进行清扫,确保修剪过的绿化带干净整洁。

  除了要为道路两侧的冬青、龙柏、石楠、女贞等绿植“理发”,赵伟伟还要“照顾”行道树。用赵伟伟他们的行话说,是给树“抹芽”。“大树树干上长出来的树芽,我们需要用长长的剪刀给它去掉,这样既为了美观,也为了避免树木流失养分。”

  每天上午8时上岗,赵伟伟就开始了一天“形单影只”的工作。因为每个人负责某几个路段的绿化,赵伟伟从上岗到下午5时下班,全程都是“孤军奋战”。“忙起来根本不觉得寂寞,总觉得有干不完的活,所以一点儿都不敢歇。”赵伟伟说,这些绿植平均一个周的时间就会长乱形状,就应该进行修剪。因此,往往是刚把自己负责的一长段主干道两侧的绿植修剪养护一遍,就需要回头再进行修剪了,“它们长得太快了,剪得没长得快。”赵伟伟笑着说。

  因为灌木等比较矮,赵伟伟需要弯着腰端着剪刀,时间长了落下了腰疼、胳膊疼的毛病。干一段时间后,她会站直身子舒展舒展胳膊,接着再干。到了中午,由于离家远,赵伟伟就在附近买个包子、馒头啥的兑付一顿。

  给植物“理发”,是个体力活,即使干活非常利索,赵伟伟一天也就能修剪100多米,所以女性当绿化工的非常少。四年前,80后赵伟伟从物业公司辞职,应聘到了市北绿化二公司。说起选择当绿化工的原因,羞涩的赵伟伟不好意思起来,“我本身喜欢安静,喜欢摆弄花花草草。觉得修剪绿植也是跟花花草草打交道,所以就干这个了。”

  但是,在路边摆弄花花草草却是个苦差事。除了下雪下雨,赵伟伟每天都要在大马路边经受风吹日晒。不过,赵伟伟却很快爱上了这个工作,一干就是四年。非园林专业出身的她,初进园林一切从零开始。一开始是跟着师傅上岗,赵伟伟认真学习各种修剪技巧。“看着挺简单的,但是想剪得好看,也不容易。”赵伟伟给记者比划着,“就拿最简单的剪平来说,剪刀一定要端平,否则就容易剪深了或剪浅了。”勤学善问,不断实践摸索,赵伟伟随着对养护理解越来越深入,对园林事业的喜爱也更加执着。

  平时有空的时候,赵伟伟就跑去图书馆翻阅园林有关的书籍。在生活中,她还善于琢磨观察。“每天坐公交车,别人看手机,我是看窗外。”赵伟伟多年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会不自觉地留意路边绿化带中各种绿植。有时候遇到修剪得特别漂亮的,赵伟伟会特意下车过去看一看,琢磨琢磨别人是怎么修剪的。当然,职业习惯的原因,赵伟伟看到长得参差不齐需要修剪打理的绿植,心里也格外别扭。所以,在她负责的养护范围内,赵伟伟加班加点也要及时修剪,“为了让大家看着舒服。”

  因为需要修剪不同的形状以及植物,赵伟伟每天要背着大大小小各种工具。有修剪用的大对剪,锯掉枯枝用的手锯,剪掉细枝用的手剪以及除草用的小锄头等。

  赵伟伟对绿化的热爱体现在细微之处就是爱惜自己的劳动工具。赵伟伟的修剪刀,无论何时都是干净锋利的。她每天背着它们从城阳坐公交车到达养护地,工作完后,细心擦拭,确保第二天用的时候又崭新如初。因为工作细致,态度认真,公司把山东路、瑞昌路、雁山立交桥一代的门面养护交给她负责。经过多年的磨炼,赵伟伟的养护工作做得有声有色,每个细小环节都做到精中求精,细中求细,造型有模有样,修剪摸纹规范有型。在去年公司园林绿化行业职业技能竞赛中,赵伟伟因为修剪细致,表现突出,获得了一等奖,成为园林中出色的女将。

  眼看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临近了,赵伟伟更加忙碌起来。为了让自己负责的区域内沿街绿化美观,她经常会加班加点工作,力求完美。“峰会在青岛召开是我们的骄傲。累点没啥,能通过我们的修剪,让这些花花草草更漂亮,把青岛装扮得更加美丽,我们打心眼里也非常高兴。”赵伟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