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家居 >

连续多年大额亏损 中国家居跨界文旅遇阻

  在航天文化旅游产业的转型征程上,中国家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家居”)正在逐步向前。

  近期,中国家居宣布正式更名为“神舟航天乐园有限公司”(以下仍称为“中国家居”),以符合近期收购的中国航天主题旅游小镇项目(下称“航天旅游小镇”)的业务性质,以及利于未来业务发展。

  不过,中国家居的转型之路并不顺畅。其收购的涉及航天旅游小镇的目标集团虽在2017年8月已开始交割股权,但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面积达75万平方米、分为4块的项目土地,仍未有一宗地块注入目标集团,与2017年底注入两宗地块的预期并不相符。按照规划,土地完全注入目标集团后,中国家居的航天旅游小镇才能开始投入营运。而且,中国家居至今也尚未成功发行可换股债券用以支付部分交易对价。

  在停牌将近一年,且连续多年大额亏损的背景下,中国家居的航天旅游小镇的推进情况如何?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致函致电中国家居方面,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已将采访问题提交至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时未进行相应回复。

  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12月就收购中国(中山)神舟航天乐园项目订立协议以来,直至2017年8月24日,这一收购才有了实质性的推进。彼时,中国家居宣告大部分收购先决条件已经达成,神舟航天城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目标集团”)100%股权当日开始进行交割。

  对于企业跨界大型文旅项目这一情况,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向记者分析,企业首先要做一个可行性的评估,拿地开发等方面都是很专业的流程,企业需要一定积累。

  “从拿地到项目的策划、包装,以及投资、产品等方面,都需要一个明确的规划,才能使得项目可以稳健推进。另外,企业跨界文旅项目要想成功,在原来的业务基础上是做不到的,需要找相关领域的专业人才。”宋丁表示。

  “文旅项目需要统筹各类资源,如果此类统筹的概念做不到位,那么会形成项目概念大,但运作起来比较零碎的现象。”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记者,多期规划、每期皆有亮点的文旅概念是项目发展的关键。

  值得关注的是,该笔交易仍存在较大变数。虽然名义上完成股权交割,但中国家居在公告中指出,由于概无该土地获注目标集团,暂无责任支付代价。而且,因兑换股份上市及买卖尚未获得批准,卖方对出售股份拥有留置权。截至目前,中国家居并无成功发行可换股债券或目标集团注入土地的消息。

  中国家居此番收购的代价为13.5亿港元,其中1.5亿港元以发行可换股债券的方式支付,剩下的12亿港元以发行承付票的方式支付。

  记者从2017年4月公布的收购报告中发现,成立于2016年4月的目标集团并无重大资产及负债,且尚未展开任何业务,自注册成立以来并无产生任何收益及利润。此外,目标集团也并未拥有项目的土地所有权。

  在上述报告中,负责项目运营的广东盛世游艇会有限公司(下称“盛世游艇会”)管理层表示,预期甲地块、乙地块、丙地块及丁地块将分别于2017年12月、2017年12月、2018年12月及2018年12月或之前注入目标集团。

  资料显示,航天旅游小镇将开发为一个集旅游、文化及商用物业于一体的小镇,选址在广东省中山市神湾镇,占地总面积达75万平方米,主要分为甲乙丙丁4宗地块,预计投资规模高达120亿元。按照规划,项目主要分三期建设,首期项目包括神舟航天乐园、奥特拉斯小镇及太空农业园,预计于2023年完成。

  目前,中国家居并未透露项目相关融资信息,仅在相关报告中称“若该项目成功与本公司对接,便能通过公司这一上市平台吸引更多低成本资金投入至项目开发建设”。截至2016年底,中国家居的现金及银行结余仅约5.6亿港元。

  中国家居迄今停牌将近一年时间。2017年7月17日,中国家居发布公告称,香港联合交易所应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下称“证监会”)的指令,于当日上午九时整起,停止买卖中国家居股份,缘由则是证监会怀疑中国家居2013年的财务数据存在若干不规范。

  随后,中国家居成立独立董事委员会,聘用独立专业公司中汇安达风险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汇安达“)对此事项进行调查。时至2017年10月,中国家居又称,因为一家名为“烽火研究”的机构指控公司“一直持有两套不同账目”“部分证券账户持有人实为本公司的员工”等,上述调查范围也由此扩至相关指控。

  2018年5月4日,中国家居表示,独立调查仍在进行中,预计中汇安达5月底前将向独立董事委员会提交初步报告。目前,中国家居暂无其他复牌消息。这期间,因独立调查仍未完成,中国家居2017年的中期业绩和2017年财报均延迟刊发。

  记者梳理近年财报发现,中国家居的业绩表现不容乐观,持续多年处于大额亏损状态。2014~2016年,中国家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6亿港元、11.5亿港元、8.7亿港元,2015年和2016年的下跌幅度分别为31%、24%,两年之间收入几乎减半;盈利方面,亏损金额分别高达8.6亿港元、10.9亿港元、3.4亿港元。

  截至2016年底,中国家居主要从事家居家私销售、铁钛勘探开发及开采以及信息和技术服务。家居业务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在2015年和2016年的总收入中,超过90%主要来自销售家居家私。

  具体来看,家居业务在2015年的收入约11.3亿港元,同比减少29.4%。此外,关于收入及毛利在2016年大幅下滑的原因,中国家居解释称,这是由于中国市场的家居业务持续激烈竞争所致。

  主营业务表现不佳,使得中国家居开始寻求其他方面的拓展。在2016年财报中,中国家居表示,公司竭力扭转家居业务并密切关注采矿行业的发展,同时将物色可多元化本集团风险及回报的适当投资。对于当时仍在推进收购的航天旅游小镇,中国家居称“对该收购将为公司发展打开新的篇章充满信心”。

  在2017年,中国家居并未透露相关家居业务的消息。眼下,除了成品家居企业积极布局市场之外,各大定制家居企业2017年陆续上市后,中国家居建材装饰协会秘书长胡中信曾向记者表示,家居定制是未来趋势,虽未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但市场竞争已愈加激烈。

  近一年来,中国家居也出现了较大的人事变动。2017年底,执行董事李志雄以个人业务发展为由辞任。2018年4月,骆建华也辞任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其认为公司独立调查工作中向其提供所需公司资料的进度并不理想。值得一提的是,骆建华于2017年7月14日才入职中国家居,同日中国家居还委任黄鸿照为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郑健华则担任执行董事。